“假新闻”:“这条法案提出了错误答案的好问题”

所属分类 生活  2017-09-10 01:29:04  阅读 146次 评论 184条
<p>对于视听新闻机构联盟主席Christian Gerin来说,反“假新闻”的法律是不平衡的</p><p>新的归属被委托给CSA,但没有回答手段的问题,将其添加到“世界”的论坛中</p><p>作者:Christian Gerin 2018年6月6日11点47分发布 - 2018年6月6日更新时间12点13分播放时间4分钟</p><p>为Tribune订户保留的文章</p><p>伊曼纽尔马克龙将在打击假新闻方面有他的法律</p><p>在向新闻界发出誓言后宣布六个月后,国家元首通缉的拟议法律(PPL)目前正在大会上进行辩论</p><p>但是,通过解决互联网上充斥着这种“虚假”的信息,这个法案提出了一些很好的问题,它给出了错误的答案</p><p>首先,为什么一个新的文本,虽然1881年7月29日关于新闻自由的显着法律,已经压制了“虚假新闻”的传播</p><p>为了提高透明度,国民议会文化事务和教育委员会报告员布鲁诺·斯图德说</p><p>数字平台现在必须提交的这种透明度必须揭示谷歌,Facebook,Twitter等赞助内容的幕后推手</p><p>哪个行为</p><p>但要注意错误的好主意</p><p>今天案文中的定义令人困惑,并指出“任何可能使可能存在的可证实因素的事实的指控或归咎都是虚假信息”</p><p>她问的问题多于她的答案</p><p>如果求助于临时救济的法官,谁可以决定在48小时内阻止“媒体”呢</p><p>这项措施充其量是徒劳的,最坏的方法是适得其反</p><p>首先,根据麻省理工学院2018年发表的一份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报告,一则虚假新闻的传播速度比公开传播的信息快6倍</p><p>其次,因为新技术的发展速度往往会阻止法官看到罪行,而他可能没有物质手段来区分真假</p><p>此外,如果法官尽管有操纵的证据,但未能证明这一点,那么在公众心目中冒着认可的风险,这种虚假信息实际上是真的...... C是所有类型的共谋者使用的方法</p><p>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是,法官怎么能证明“没有可证实的要素的信息”的故意误导性质,

作者:易馀

如果文章对你有帮助,请赞赏支持m.lom599.com手机版发展!

版权声明: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m.lom599.com手机版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上一篇 :当Fatima Allaoui抗议FN Post博客时
下一篇 UMP的短暂国家秘书Fatima Allaoui进入FN 32